不眠

腐,别的其实啥也不会就是个渣,纯靠别人喂粮养活系列,懒癌晚期。But,拒绝嫌弃!【烟

一回来就看到这个!

比哈特的马大哒:

#微博转发抽奖##复仇者联盟三角色造型变迁主题挂件徽章#【第二批预售,开到下周日结束】 

预售链接
1.转发抽一个人送挂件一枚,再抽一个人送徽章一对(可任意挑)
2.凡购买任意七款挂件或徽章即可获得【全员不仅存活了还能在灭霸的坟头蹦迪】明信片一张
3.不管你买的角色便不便当我都要送你紫薯干一袋!!
4.徽章10.5r/对(不拆卖)挂件15.5r/枚,购买全套有额外小卡片赠品,118/套挂件,80/套徽章,购买一套挂件送一对徽章,购买一套徽章的话送一个挂件(记得备注款式!不备注的话随机,客服说不想看私信记款式怕记不过来!忘记备注的话请重拍!!)
——画手:风橙子 俺——
补上了奇异博士!!奇异那个不是终稿!是我的试色图!终稿会更好看的!淘宝代理店是【苏小三的移动城堡】!就开一周!么么哒!
常见答疑:1第一批什么时候发货?答:本来想这周发完的结果因为CP展的关系挂件印场延迟了,应该在下周会陆陆续续发掉 2买全套的小卡片赠品是旧图新图?答:没有意外的话就是2P这张! 

贱贱也是很温柔的啊,戏里戏外都是。(ಥ_ಥ) 

。抱歉啊,真是太累了

短篇,文渣,废,望指教。
在尘土飞扬的战场上,随时随地都有死亡的危险。但如果上战场,也许可以活下来,甚至获得荣誉。如果不去,那必然会死在那群疯子手中。
将已经磨破了的手套摘下,翻出里面那层相比之下比较干净的一面,捂住了右肩的伤口。
在这个鬼地方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的人民一个接一个倒下。子弹一次次上膛,连续的射击一次次被中断。
身上的衣服早已分不清颜色,每次都是这样,不分敌我地射击。战场上,除了自己,没人可信。也许上一秒与你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就会喂你颗子弹。
坐在小土丘的一旁,呼吸渐渐平缓,右肩也不再有多余的血迹。身旁的尸体早已凉透,脸上的惊愕依旧明显,永远固定在了死亡的那一瞬间。尸体旁的刀不知被谁折断,原本代表着无上光荣的军勋也从他的大衣口袋中滑落。
这尸体本应成为这次战役的负责人,却禁不住敌方利诱,应下了杀死自己的任务后,又故意引得整个团进入了敌方包围圈。
死伤惨重已经是家常便饭,被人背叛也是习以为常,想回家,唯一的出路就是战斗。
用左手支撑,勉强站起,端正手中的步枪,颤抖个不停的右手上好膛,回到自己该呆的位置上,瞄准对面正疯狂扫射的最后一个蠢货,僵直的手指扣下扳机,将沾满泥灰的子弹送入那人的太阳穴。一直尖叫个不停的机关枪终于闭上了嘴,原本乱作一团的战场,忽然安静了。也许那家伙根本没注意到,他已经是整个伏击队的最后一个人了。
可实际上,没有人说话,没有人为胜利欢呼,也没有人呼吸。除了他以外,其他人都已倒下。原本还勉强幸存的人,估计也被那该死的傻瓜胡乱打死了,也许那白痴还杀了他的队友。
原本是叛徒为埋葬他而准备的土丘,最后却成了保护他的屏障,让他独自一人活了下来。在他与叛徒搏斗时,他的队友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但他们到最后也没有放弃,而是前仆后继地冲上去,为身后的伙伴挡下了致命的子弹,和被不择手段的人们扔来的刀剑。
在这被灰尘埋葬的坟墓,自己的人民,自己的队友,有的已经看不清面孔,有的已找不回全尸,有的则完全失踪,再没有一丝存在过的痕迹。一个一个地清点,为还能找到头的人整理好衣服,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在胜利后睡着了一般。
一步步走向回去的路,如果他们还有埋伏,那就将手中最后一个弹匣打空,拉他们下去陪葬,为自己的人民。
讽刺的是,还未等自己杀了他们,自己最引以为傲的上司,已经答应了那些不成文的条约。在未来,自己再也无法被称为一个国家,而自己作为一个物品一样,被蝼蚁所分割,连大鼻子熊也凑过来,狠狠咬下一块肉后,满意离去。
至此,再无普鲁士。
抱歉啊老爹,我真的,太累了。请允许我,稍微休息一下吧。
END

。说真的我比你大

短篇,文废,渣,望指教。
注:西兰公国x普鲁士



“哦!这里就是柏林了吗?”西兰有些开心地来回跑着,好像很高兴自己能来到柏林,“德国先生的家果然很舒服呢,所有人和他一样,十分严谨啊。”
这话刚说完没多久,西兰忽然看到有个奇怪的人,他正在柏林墙旧址旁坐着,好像是在发呆。
带着笑容走上前,想和这个奇怪的人打个招呼,却无意间看见了他眼中的悲伤和思念。西兰还依稀记得,英国先生也曾露出过这样的神情,在美国先生的生日,英国先生一直都是这副表情。难道这个人曾经历过那段历史?
西兰不是很清楚那种感受,但1989年,那些人穿过柏林墙,和他们的家人朋友紧紧拥抱,西兰也受到了不少感染。也许这个人也是这样,和家人朋友久别后重聚,看他的身材,没准还当过兵呢。
仔细打量了一下,忽然发现这个人很漂亮,像是一个用来招揽客人的洋娃娃。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也显得十分温暖。长而密的睫毛,即使不那么靠近也看得清清楚楚。睫毛下的眼睛是高傲的红色,依稀还有他放荡不羁的影子。棱角分明的鼻子,令人很容易回想起德国先生,哦上帝,他们的侧脸长得真像。同样让西兰熟悉的唇轻轻上扬,露出一个满分的微笑,似乎是想起了不错的事。
“嘿小鬼,一直盯着本大爷干嘛?是本大爷太帅了,让你无法自拔了吗?”洋娃娃终于开了口,但他的语言可没他人那么华丽,“本大爷在这里坐着也能招来小孩子,果然帅得和小鸟一样kesesesese”
“为什么,是和小鸟一样?”
“本大爷就是帅如小鸟!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西兰忽然觉得自己见到了德国人中的例外,原来德国人也有这么有趣的人吗?
和奇怪先生进行了一番交谈,得知他的名字是基尔伯特 • 贝什米特,原本住在东德。
“怪不得,会用那么悲伤的眼神盯着那边啊。”西兰接过基尔递给他的棒棒糖,舔了一口,“原来基尔先生经历了那样的事,真是很对不起呢,问起了你的伤心事。”
“无所谓啦,本大爷已经想开了。反正,能回来就好。”
“嗯嗯,以后可以一直在柏林里住呢,无论是东德还是西德,现在都是一个国家了啊。”西兰觉得基尔先生的确很有趣,作为人类,居然那么快就看淡了这种事。
一般来说,国家在还未熟悉自身的特性之前,可能会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类,并和人类交好。等人类死亡后,才有几率发现自己的某些不对劲,而不纠结于人类的情感。
“所以,你叫什么啊。一直都在问本大爷的事,不应该给自己一个自我介绍吗?”基尔先生把他的糖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是个很随意的人呢。
话说回来,我的名字?西兰公国吗?
“喂喂!不要突然不说话了啊!你不会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吧?”
“哈?怎么会!”西兰脱口而出,“我可是西兰公国,怎么会没有名字!”
“……”
糟了糟了!居然自己说自己是西兰公国了呢!会被当成爱撒谎的小鬼头吧?
“你是眉毛混蛋家的?”
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他口中的眉毛混蛋是英国先生。所以,他也是一个国家?但为什么近几年从未见过他?是个很低调的小国吗?或者,只是英国先生的人类朋友?
“你怎么知道?”
“……没人说过你俩眉毛长得很像吗?”
“那倒是不少呢。”
基尔先生把糖从口中取出,糖上的颜色染在他的舌苔上,五彩缤纷。他摸了摸头,开口问道:“你多大了?”
“西兰我今年49岁了哦!”
“49岁啊……那彼得 • 柯兰西如何?”基尔先生很不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又一次冒出了奇怪的问题。然后他又笑着和西兰解释,他曾听过一个故事,叫彼得 • 潘。主角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男孩,叫彼得 • 潘。看到西兰以后,立刻想起了这个故事,于是想出了彼得 • 柯兰西的名字。
“诶,原来是这样啊。”西兰有名字了呢,真是很高兴的啊,“那基尔先生今年多大了啊?”
一直保持着微笑的人嘴角忽然抽搐了一下,又迅速还原完美笑容:“这个啊,我也不太清楚呢。”
“那,基尔先生也是国家吗?”
“不是哦。”基尔先生笑起来真好看啊,给人感觉是个温柔的人呢,和德国先生有些地方很相似,有些地方却截然不同。
西兰的好奇心也是忽然又膨胀了起来:“那基尔先生是普通人类吗?”
“嗯……那倒也算不上。”
“所以说,基尔先生到底是哪个国家啊?”西兰真的,真的很好奇啊!
“普鲁士。”
普鲁士?很少能听到这个名字呢,难道是个和西兰一样,不被大家认同的小国吗?
“那个,基尔先生。”西兰尽量克制自己语气中的喜悦,毕竟不被认同不是什么好事,“请问,普鲁士是怎样一个国家啊?存在了很多年吗?”
“是啊,四百多年吧。”
四百多年?那为什么我从未听说过?西兰迫不及待地提出这个疑问,在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失礼仪的时候,他已经得到答案了。
“本大爷啊,本大爷在1947年就消失了呢。”
END

。west日记和本大爷日记

短篇,文废,渣,ooc,望指教。

1月18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但哥哥没有任何的反应。也许,我应该告诉他些什么。不过,以他每日一醉的性格,想让他记住日期真的很难。

1月24日
哥哥觉得今天很重要,早上起得很早,但他完全不记得要做什么,只是去收纳室里翻找。我只能告诉他,他的笛子在我的房间里,左侧床头柜的第二层里。今日,纪念他,和那位伟大的先生。

2月25日
哥哥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他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会难受。我也是,直到我看到了日历。为哥哥煮了汤,虽然尝起来味道不是很可口,但还是希望他能舒服一些。

5月31日
哥哥今天穿上了那件衣服,他上次穿是在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

8月17日
哥哥哭了,很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当他在吃早饭的时候,一直在请求让我带他出去转转。而出去以后,他就立刻消失了,一直到中午才回来。午饭的时候,一直在问那位先生的事,说是对他很感兴趣。当我说到,那位先生已经去世了的时候,哥哥他哭了。
————————————————————————————
1月18日 晴
肥啾今天叫个不停,真是的,依旧是一个人啊kesesesese。也不知道West是怎么了,今天一天都不怎么说话。还有那两个混蛋,一直在灌本大爷酒啊,最后居然还说都是本大爷自己想喝。虽然啤酒的确很好喝,但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本大爷身上啊你们两个混蛋!

1月24日 晴
直觉告诉本大爷,今天特别!特别!特别重要!可是本大爷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为什么本大爷今天会这么开心kesesesese男人婆今天居然和本大爷打了招呼,真的是超级少见啊,果然还是被本大爷的帅气kesesesese今天依旧像小鸟一样帅气呢kesesesese还有还有,west今天帮我找到了一把笛子呢。看上去很符合本大爷的审美,和本大爷一样帅气!

2月25日 阴
今天觉得不太舒服呢,肚子一直都很疼啊。肥啾今天也没精打采的,west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人妻啊,还给本大爷煮了汤。如果不那么苦,就更好了。

5月31日 晴
找到了一件很不错的衣服,就是有点旧了,本大爷穿着倒也刚刚好。本大爷穿上后,就像小鸟一样帅kesesesese

8月17日 雨
很难过,有很重要的事想不起来了。west和大家都有事瞒着我吧,其实本大爷我才没有那么笨呢!随意猜一猜也是能猜到些什么吧啊喂!不要把本大爷当成弱智啊你们这群笨蛋!
去老爹的纪念馆里逛了逛,很舒服呢,如果不是那几个和west一样不懂变通的人阻拦,我还可以为老爹他再演奏一次那支曲子。
心里真的很难受啊,本大爷的肥啾也颓废下来了呢,居然当着west的面哭了出来,这还真是一点也不像本大爷的作风啊。即使最后只有一个人,也每天都要笑啊kesesesese这个,是和老爹的约定呢。你看啊老爹,我不哭了哦kesesesese本大爷这么帅气,怎么会哭呢,对吧肥啾kesesesese

注:1871年1月18日,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镜厅登基,宣布建立以普鲁士王国为首的德意志帝国;
1712年1月24日,腓特烈二世的生日;
1947年2月25日,同盟国对德军事管制最高委员会正式下令废除普鲁士建制;
1740年5月31日,腓特烈二世即位普鲁士国王;
1786年8月17日,腓特烈二世去世。
若有误差,还望指出。

。West别太想本大爷kesesesese

短篇,文废,渣,ooc,望指教。

本大爷今天依然帅得像小鸟一样呢kesesesese
那群混蛋啊,真是的,明明是你们惹出来的乱子,却全推到本大爷的身上。嘿west,你也过来说说,管本大爷什么事了啊真是的!
……
west……也怪罪我嘛……
……
其实本大爷无所谓的啦kesesesese
……
但如果,能让west继续走下去的话……
……
真是的,喂大鼻子熊,本大爷我要去你家住一阵子,还不快帮我搬行李!话说回来,本大爷今天一如既往的帅气呢kesesesese果然还是柏林舒服啊,阳光明媚的。喂大鼻子熊,你家不会见不到阳光吧?那本大爷才不要去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est你知道嘛,老爹走之前告诉过我,一定要保护好你。但是我一不留神,你就跑去和眉毛混蛋打起来了。要打就认真一点打啊,中国那家伙的家里有一句话,叫再一再二不再三。下次小心一点啊笨蛋,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相信的包括小意他们。west你一个人的话记得吃晚饭,别把工作排得那么靠前啊真是的。每次你哥哥本大爷我这么帅气,这么潇洒地走到你旁边,你理都不理我诶!每天不忘记喂肥啾吃东西,倒是把你帅气的哥哥忘得一干二净啊。west你记得要把那把长笛放到老爹那里,如果你还记得的话,给老爹最后吹一首曲子吧。west你知道吗?我以前啊,还有过一个弟弟呢。你和他长得超极像!他叫神圣罗马,也和你一样,天天都那么正经。真是的,就不能给本大爷一个可爱一点的弟弟嘛!west,如果以后他们再联手欺负你,你就跑来找本大爷帮忙好啦!本大爷保证会打得他们落花流水的kesesesese胡子混蛋和番茄白痴,你们两个给本大爷记好,要是大鼻子熊再来欺负我家west,你们要冲上去帮忙啊!好了好了,别用你那一脸的胡子蹭我了腐烂混蛋。番茄你也给我适可而止!少在我行李箱里塞什么番茄!行李箱里装的可都是west亲手给我装的、充满阳光般温暖的爱!我才不要混一大块番茄进去!好啦我明白的啦,都是上司的安排,拒绝不了呢。kesesesese本大爷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好吧,别一脸本大爷要去赴死了好嘛!
还记得走之前,最后拥抱了west。我笑着告诉他别担心,我总有一天会自己跑回去的。我又不是高塔上被大鼻子狗熊困住的娇柔公主,不需要west王子殿下来救我kesesesese。
——————————————————————————————
合上手中的日记,轻叹了口气。
“小加里宁~~~”真是的啊,伊万先生又开始了,“陪露西亚出去散散步吧~”
真是麻烦啊,又要出去了。将那本不知是谁的“本大爷的日记”放入抽屉,锁好后站起身,有些不情愿地走到伊万先生旁边。他脸上依然是面带微笑,但熟悉他的人都明白,他笑得这么灿烂,一定是生气了。不知道是任性的上司先生,又像个小孩子一样乱下达命令,还是轴心国那三位又与他起了争执。
“呐,小加里宁。”伊万先生的笑容也掩盖不了的杀气让我有点……惊讶?毕竟很少能看到这个像向日葵一样的人生气,平日里最多也只是稍微有些愤怒,那也从未有过这么大怨气……
他好像完全没看到我有些扭曲的脸,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上司先生让我把小加里宁送回德国那边呢,小加里宁想回去吗?”
回去?
“想回去吗,小•加•里•宁•格•勒?”
为什么用回去?我不曾去过德国,但却觉得这般熟悉?
“无论怎么样,先和露西亚去找露西亚的上司打个招呼吧korukorukoru”
“好的,伊万先生。”陪同伊万先生去见他的上司,这一向令人不愉悦的事,今天却意外的令我有些期待。为什么?
——————————————————————————————
X月X日 雪
今天和伊万先生一起去见他的上司,他的上司旁边有一位没有见过的先生,看上去应该是个德国人。
他的头发是淡金色的,眼睛也是很熟悉的海蓝色,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怎么可能呢,我近半个世纪都没有离开过俄罗斯了。又怎么会认识一个德国人?话说回来,叫陌生人哥哥,德国的礼仪还真是让人感到奇怪。
X月X日 雪
近日的雪下得很频繁,天气也冷了不少。
伊万先生希望我能留下,但我应该听他上司的话,与西德合并。
不过那个淡金色头发的west,他居然是德国先生,我以前还未曾见过他,不过从外表上看,就能知道他是个严肃谨慎的人了。
X月X日 晴
很久没有放晴的俄罗斯,今天终于迎来了阳光。而我明天就要走了,有点舍不得大鼻子熊了。
X月X日 雪
今天的雪比前几天的大了更多,路上很少再能看到人了。今天,是最后一次,我能够陪伊万先生去买伏特加。伊万先生好像认为我去了德国以后就再也不回来了,那是怎么可能的事嘛。本大爷的肥啾最近也一直没有出去飞,一直很没精神。
X月X日 晴
柏林的气候比较宜人,至少相比俄罗斯那边,的确是这样的。
德国先生带我去参加了他们的会议,遇到了很有趣的两个人,意大利和日本。和德国先生一样,日本也是个很认真的人,意大利的话,应该称其为懒散比较准确,还需要一定程度上的锻炼。
————————————————————————————
还有五分钟,west就要到了。将手上的日记和那本“本大爷的日记”一起放入腿旁的旅行包中,拉好拉链,目光呆滞地盯着挂在墙上的钟。如果仔细回忆一下,自己在日记中,无意间写下了许多奇怪的字眼。例如,west,本大爷,大鼻子熊。也许,我真的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忽然想起一件事,之前,某位先生拜托我转交的文件,现在还在我的包里。又连忙翻开旅行包,将档案袋从中取出。
下午,出去逛逛吧。

出去逛逛的计划彻底取消,因伊万先生的突击拜访,我也只能呆在屋里,等待调遣。
在一个小储物间里,堆满了东西,有一把长笛放在一旁,一尘不染。
好奇地走上前,将长笛拾起,摸上去手感很好,好像在哪里摸过这样的材质。
尝试着吹了一下,竟熟悉地吹出了一首我不曾听过的曲子。

长笛的声音穿过墙壁,跃过地板,闯入会客厅,传入那两个正在交谈的人的耳畔。
“看来,小加里宁格勒不会回来了呢。”伊万扯着僵硬的嘴角,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希望德国这次,能对小基尔好一点呢korukorukorukoru”
“我会的,不用俄罗斯你担心。”平日里严谨的路德,现在看来反而显得疲倦,但他的笑容,很温暖。

嘿west!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本大爷呀?肯定是会想的啦对吧kesesesese我可是你帅气的哥哥呢,当然会想的啦!本大爷一直在俄罗斯那个鬼地方,那里可真不是给人呆的,天天都要下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阳光。west,你说我要是现在出现在男人婆和小少爷他们面前,他们会不会吓一跳啊kesesesese我晚上还会做一些奇怪的梦,有一次居然梦到你小时候尿床的事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当时你还傻傻地问我是不是你生病了,我当时都不知道我是应该安慰你还是大笑一会儿。west,有空去看看老爹,给他带上点花,如果可以,为他吹首曲子。west,大鼻子熊每天都是那么烦人嘛?下次他要是再来德国,直接赶出去啊赶出去!不用那么客气地请他去会客厅里让他坐下!对了,记得有空帮我喂喂肥啾!让它出去飞一会儿!真是的总是那么客气的和大鼻子熊说话,本大爷看着很不习惯啊!
喂west,别太想本大爷了kesesesese本大爷我一直以来,过的都很好啊。
END

大概就那么浪一浪,文笔渣,还请多提意见,会尽力去改的x

“Marry Christmas!”本以为寝室里会有人回应的彼得不禁皱了皱眉,“Hey,is there someone here?”
继续向前一步,进入了房间,房间里不仅没有人,甚至没有它原有的那份生机。就好像是崭新的那样,没有任何生活迹象。
“Hello?”又向前小心翼翼地迈了几步,“Please,I don't think that is interesting.Come on.”
又是什么新星恶作剧?还是白虎式袭击?或者,这又是独眼巨人先生的小测验?哦我觉得最后一个比较像,他每次出的题都像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安静,突然出现的袭击或者仿生机器人大军。最后那个还真是有点可怕,想象一下,一群队长拿着他们的盾牌向你冲过来,或者是一群鹰眼向你射出成百上千的冷冻箭,或者会是一群金刚狼,天啊那我大概是要被吓得尿裤子了。
“Oh,this is a new joke?Or exam?All right,you will win,please say something ok?”这次彼得是真的有些头疼了,没有任何迹象,好像这里真就是一座死城一样。还有那一地的灰和不知名绿色液体,真是,恶心。
是的,没有人。在这个明明全体都应该在的时候,所有人,都消失了。God!上次好歹还有一只留信的小松鼠呢,这次,你们是想让我看你们写在灰尘上的留言吗?
“Ok ok,I can do something better than joke or exam,just like go to the shop to buy a good gift for Aunt May.”一边这么自言自语地安慰着自己,一边走向出口。
也许,他们会在我家等着我回去,然后新星会向我说“Hey!You look like a hero,don't you know Spidey?And I will be your superfans.”之类的话,那听上去真是不错。没准他还会送我一些很酷的礼物呢,例如……嗯……喷气背包?我希望上面有蜘蛛的图案,那样看上去一定会很酷。
一路过梅姨家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不怎么好闻,但是很熟悉。彼得在自己一贯试用的小巷中,几下换完了衣服,从纽约好邻居又变回了瘦弱书呆子彼得了,那身份差距可真大不是吗?但是很酷,这没人能否认。
确定背包的拉链拉好了,彼得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出了小巷。
“Wait,did I tell you about my nose?It is shout to me,because of some bad smell.”彼得又一次皱起了眉,“That smells like someone,just like Wolverine and Deadpool…”
“Haaaaaaaaaa!What about this one,Mrs.Parker?Or Aunt May?”
“Of course,he is the source of the taste.I should have known the truth earlier.”
彼得又不得不转过身,趁那个绿脸怪还没看到自己时换回制服。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梅姨受到伤害不是吗?而能保护好她的,只有蜘蛛侠而不是彼得帕克。
换好衣服,彼得,不,现在已经是蜘蛛侠了,他立刻跑向了梅姨家。这条街上只有一个一个独立的小房子,不利于蜘蛛荡网,还不如直接跑着过去。
“Hey,are you okay?Mrs.Parker?”蜘蛛侠在屋外敲了敲门,从窗户根本什么也看不出来,还真要归功于尼克福瑞的智障保护系统,现在急得要死的小蜘蛛只能被关在门外,除非屋内的绿魔或者梅姨有那个闲心过来帮他开门。
也许应该通知尼克福瑞?让他派小队过来辅助?但当他点开手腕上的通讯器以后,发现所有频道都闪着雪花。
“Well, it seems the Goblin brought his new toy.”
“Hello?Could you please open the door?Are you all right Aunt May?”彼得更大声地问了一遍,却依然没有人回答,就好像之前的声音都是幻觉,不过是梅姨不小心触动了尼克福瑞的保卫系统罢了。不过那也够危险了吧?记得上次,那讨厌的包围系统把上一栋房子毁得不成样子,那可真是场灾难。
所以说,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梅姨的安全,没有人帮忙,没有后援,甚至都没有个JJJ来打搅,这可真够悲伤的。